校友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之窗 > 校友风采

(优秀校友风采系列之五十九)他为警察而生 ——记福建省政法战线英模、四级高级警长林军

发布时间:2020-10-21 11:40:48 浏览次数:

校友名片

林军,福建福州人。1967年出生,1986年就读原福建化工学校化学工艺专业,1988年8月参加公安工作,现任龙岩市公安局连顺派出所四级高级警长,一级警督警衔。从警32年,先后在派出所、刑警大队、刑警支队、禁毒支队等单位担任副大队长、大队长、副支队长,参与侦破各类刑事案件数百起,其中侦破毒品案件200余起,抓捕毒品犯罪嫌疑人数百人。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个人三等功三次,嘉奖八次,被授予福建省优秀共产党员、福建省政法战线英模、闽西青年十大标兵等光荣称号。工作之余坚持深造,学历本科。
 

   
林军近照                                       求学时代的林军

  
母校情怀

林军:高考时虽然没有考上心仪的警察学校,但能够加入86化工工艺这个大家庭,也是上天对我的恩宠。母校校风民主、包容、博爱,全面挖掘每个人的潜能。我们班可谓卧虎藏龙,个个身怀绝技;按照现在老师们对我们的评语:这个43人的团队独一无二。

我在母校的教育下,也成为了多面手:校播音主持、校舞蹈队员、相声演员、散打爱好者、排球主攻手、田径选手……有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有了相亲相爱的兄弟姐妹。这些都是人生道路上的宝贵财富。所以我想告诉学弟学妹,珍惜学校生活,珍惜身边的同学,他们会让你一生受益无穷。

  
文/荷洁 图/林军提供

有些人来到这个世界,应该就是奔着某个目标而来的。

比如林军,他就是为警察这个神圣而光荣的职业而生的。

年少时的矢志梦想,高考时的擦肩而过,毕业后的柳暗花明……林军的从警之路颇多曲折,也精彩纷呈。

32年中,他当过民警、刑警、缉毒警,参与侦破各类刑事案件数百起,立过个人二等功一次,个人三等功三次,受嘉奖八次,获得各种荣誉、称号无数。至今,同事们仍亲热地叫他“林英雄”。

早在1993年前后,一些公安战线的老同志,就既羡慕又佩服地对年轻的林军说:“你才干几年啊,轰轰烈烈的,顶得上我们一辈子干的了!”

  年少梦想,矢志不移

林军出生的上世纪六十年代,是一个崇尚英雄、景仰军警的时代。父亲林国良是一名文艺工作者,当过龙岩地区文化局副局长、文联主席,获得过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优秀文艺工作者、福建省劳动模范等荣誉,但他的梦想却是当一名军人或警察。他常在林军面前感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戴上“大盖帽”。

这种想法深深影响了林军。他在中学时看过一部电影《预备警官》,说的是两名警校生在实习期间如何侦察破案的故事,很励志,其中的情节也很令他着迷。正值热血沸腾的青春年华,时代的浸染,父亲的影响,锄强扶弱的信念在林军心中埋下了种子。

1986年高考时,林军的提前批志愿全部填报了警察院校,但因为一些原因未能如愿,他只能复读。正在这时,连城合成氨厂有个委培生的名额,父母帮他争取到了,他就这样上了当时的福建化工学校,毕业后到合成氨厂上班。

他当起了三班倒的锅炉工,不过只干了5天,就意外得到消息:连城县公检法系统准备在应届毕业生中选拔人才充实政法队伍。对林军而言,这简直是喜从天降!大约老天也被他的诚心感动,冥冥之中都在帮他。

他立刻行动起来,而父亲毫不例外地坚决支持他。按照委培协议,林军上学的2680元是由合成氨厂支付的,但必须由家里先交钱,待林军工作满5年后,企业再退回。

“2680元!在当时是一笔巨款!交的时候,父母是东拼西凑借来的。为了我的梦想,父母放弃了这笔钱。” 林军动情地说,“我刚到公安系统工作时,每个月工资只有68元,那得赚多久才能凑够2680元啊。我至今都感恩父母的成全,他们很伟大!”

就这样,经过面试和培训,1988年8月,林军终于梦想成真,加入了人民警察队伍。后来,他的弟弟当上了武警。争气的兄弟俩圆了父亲的梦想。

“我父亲今年78岁,2019年12月还荣获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称号,受到习总书记接见。”林军的口气中满是自豪,“父亲至今还是嫉恶如仇,一身正气满腔热血。他对我的影响太大了,引领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1990年入党时,我对组织说:我就是看着父亲这样一路走来,非常感动,愿意也成为像他那样的人!”

  从警生涯,惊心动魄

林军警察生涯的第一站,是在连城县公安局新泉派出所当民警,最基层的一线岗位。这个有着3万多人口的乡村,当年民风还是有些刁蛮的。全新的领域,全新的挑战,“半路出家”的林军只能边学习边工作,像海绵吸水一样恶补各种知识。

“我完全是靠着自己,硬是打出一片天地!”回忆那段岁月,林军的口气透着自豪。

有两件事,让初出茅庐的林军声名远播。

一件是,当时新泉汽车站的扒手非常多,像“牛皮癣”一样,让老百姓叫苦连天。林军蹲守在汽车站,连续抓了几名扒手。其余扒手不敢再出现,汽车站从此清明。

另一件是,319国道新泉路段有一二十家店面,它们从最开始的方便来往司机就餐、住宿等,慢慢沦为淫窝,还滋生了敲诈勒索、打劫强奸、打架斗殴等一系列刑事案件。林军花了大半年时间盯着这些店面,经常骑着边三轮,通宵达旦地巡逻。他深挖了几个犯罪团伙,可谓震慑一方。这些店面终于回归正途。

二十岁出头的林军,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成了新泉乡家喻户晓的“小林子”。“很多人并不知道我的名字,但一提起‘小林子’就都知道了。”
 


林军在新泉打出了名声

  
  在林军的从警生涯中,故事实在太多,怕是几天几夜也讲不完。我们只能通过他的许多“第一次”,大致了解他精彩的职业人生。

第一次勘验死亡现场。

1989年大年三十的晚上,林军独自一个人值班,接到村民报案,说山上死了两个年轻人。从没处理过这种事,他“临时抱佛脚”,赶紧翻出书来看。爬山越岭,走了二十多里路到达出事地点。在偏僻的山林第一次面对遗体,“不觉得恐怖是假的,但肩上的责任促使我克服这种恐惧”。

两具遗体,一男一女。林军有些颤抖的手解开死者的衣服,期间还得挪动。“遗体是没有重心的,又是僵硬的,真的很沉。”经过一番细致的检查,发现遗体并无外伤,没有被加害的痕迹。在遗体不远处,找到了农药瓶。再经过向家属了解情况,林军判断两人系殉情自杀。其实家属心里也有底,因为之前他们不同意两个年轻人的婚事。“自己的结论得到村民认可,我还是有点小成就感的。”林军笑着说。

第一次立功。

1990年7月,林军参加了公安部部署的追捕逃犯的“南海行动”, 他将逃犯的姓名、特征等刻在脑海中,连续奋战四天四夜,独自一人抓获五名在逃犯罪嫌疑人,被龙岩地区公安处记个人三等功一次。“说实在的,这功立得有些莫名其妙。印象中是那种破了命案或抓了特别大的逃犯才能立功。”林军谦虚地说。

第一次开枪。

1990年10月的一天,一名在江西作案的逃犯潜回新泉老家。林军得知这一消息,穿上便衣,带上逮捕证,和一名乡干部一起,到这名逃犯的叔叔家,本来是想在那里观察对面逃犯家的动静。没想到事情这么凑巧,逃犯跑到叔叔家来了。林军一眼就认出了他,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叔叔一直暗示逃犯:“这是我们派出所的小林。”但林军不给他挑明的机会,而是和逃犯轻松聊天,大家还一起吃饭。“逃犯可能认为只有江西警察才会抓他,所以对我并不警惕。”林军判断说。

后来,逃犯说想打麻将,但叔叔家没有麻将。林军趁机说:“走走走,到乡镇去,那里有。”他将逃犯带了出来,和乡干部一前一后夹着他。走了一段路,逃犯察觉不对,说:“我要先回去。”这时,林军亮明身份,亮出逮捕证。“那逃犯是练过武的,一掌打过来,把我推开,转身就跑。我追上去,想给他拷上手铐,他马步一蹲,依然挣脱跑了。”

林军只有鸣枪示警,逃犯还是没有停下脚步。林军果断朝他腿上开了一枪,将其拷上。“我认真学习过《人民警察使用武器和警械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下是可以开枪的。” 林军说,逃犯受伤后,他立即为他简单处理伤口,把他背到路口,用拖拉机送到医院。经治疗,逃犯没有大碍。

不得已开了第一枪,林军惊魂未定。“觉得自己‘杀了人’,鲜血淋漓的场面挥之不去。整整两天,我吃不下饭,看到肉都恶心。”

第一次受伤,差点丢命。

1992年4月20日深夜,所长、林军和两名法官一起执行抓赌任务。到达现场时,赌徒散了,灯也关了,赌头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看起来很安静。林军他们忙着搜赌具、找灯的开关。两名法官走到赌头面前,叫他起来。没想到对方背后藏着一把杀猪刀,一出手,就朝着两名法官挥去。

当时林军离他们最近,他反应非常快,立即冲上去,把法官们拉到身后。“完全就是一种本能,什么也来不及想。”他用力喊:把刀放下!但赌头杀心已起,两眼放着绿光。林军和他展开搏斗,经过1分钟的短兵相接,开枪将歹徒制服。

此时,林军的左臂被砍了几刀,脱臼,他却浑然不觉。直到旁人说:你怎么流了那么多血!他才惊觉,随即晕了过去。

这次他住院大半个月,落下了七等残疾。
 


林军办案、工作扎实细致,每一桩都记得清清楚楚

  
      第一次侦破命案。

1992年12月,林军被选调到龙岩地区公安处刑侦科,开始了梦寐以求的刑警生涯。1993年1月,他就参加了一起强奸杀人案专案组,并成功破获此案。

被害人是一名18岁女生,从厦门放假回龙岩,因乘错班车失踪。过了几天,她的遗体在龙岩铁山镇拦河坝附近浮起。

为了侦破此案,林军先是到厦门,走访女生所在学校的老师,确定了她的返家时间、行装等。接着回到龙岩,全力排查。那时候没有监控,没有DNA检测,刑侦手段远没有今天先进,加上事发时段黑灯瞎火,侦查难度很大。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林军和战友硬是靠着“一张嘴,两条腿”,排查了上百人,最终锁定罪犯,将他绳之以法。

侦破龙岩地区第一起制造冰毒工厂案件。

1998年9月,林军临危受命,到龙岩新罗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担任副大队长。1999年7月侦破的这起制毒工厂案件,虽然是通过全国情报交换得知的线索,也是在上级统一指挥下完成的任务,但能够成功锁定犯罪嫌疑人,林军功不可没。

这个人曾经多次劳改,是个“狠角色”,但最初并没有人把他和制毒联系起来。后来,此人一夜暴富,开着豪车到处跑,身上的金表、金项链闪闪发光。这引起了林军的警觉,他顺藤摸瓜,终于发现他制毒的线索。

为了抓捕他,林军根据掌握的信息,熬了一个通宵,守在集美大桥上,排查每一辆班车,终于将其抓获。又连夜突审,最终捣毁了制毒工厂。现场有四大台装着原料的冰柜,半成品十几桶,成品几十公斤,如果流入市场,危害不可想象。

林军因此受到启发,他后来注意到长汀也有些一夜暴富的人,便进行了深入调研,并于2008年初形成一篇研究性情报,准确预测了以长汀籍人员为首的龙岩人走私贩卖含麻黄碱类药品的犯罪活动。情报上报省厅后,被高层高度重视并上报公安部,为中国打击此类案件提供了可靠详实的决策依据。

此时,林军已经调回龙岩市局禁毒支队任副大队长,后来升任大队长、副支队长。这一时期,他在情报科、综合科做过,综合素质进一步提高。尤其情报工作,从无到有,形成网络,被省公安厅誉为“独具匠心”。

每年侦破百克毒品案十余起;卧底侦查,经过428天的较量智擒跨省毒贩;零口供定罪女毒枭……林军禁毒生涯中还有很多辉煌的经历,因客观原因和篇幅所限,就无法一一呈现了。

  阳光行动,温暖助学

在林军紧张危险的警察生涯中,还有一段温馨美好的插曲。

1996年,林军被选派参加龙岩市扶贫攻坚奔小康长汀工作队,奔赴长汀县濯田镇。本来扶贫时间是一年,但因为长汀遭遇百年不遇洪水,受灾情况比较严重,就又延长了一年。

有一天在乡镇食堂吃饭,林军听乡干部说起,有位远房侄儿是孤儿,学习很努力,考上了大学,但没钱去读,不知该怎么办。富有爱心的林军马上说:你带我去看看。到了孤儿家,林军掏出身上的400元给了对方。可是一打听,学费要几千元,他马上意识到仅凭一己之力无法解决问题。当时的林军还兼任龙岩地区政法系统团总支书记,他想到发动全市政法系统年轻干警来做这件善事。于是,他回来便写了宣传单,召集团干开会,商议此事。

倡议引发了热烈反响,公安处的退休老干部闻讯后积极参加,工行团委也加入行动。就连当时颇有实力和影响力的三株口服液龙岩公司,也在林军的倡议下,参加了活动。很快,这名孤儿的学费解决了。

林军深受触动:类似的孩子有多少?他一询问,没想到当地中心小学的校长、团委书记告诉他:太多了!林军说:“好,那咱们就来做一件事!”

他拿上相机,到村里走访孤儿、单亲以及特别贫困的家庭,把了解到的情况登记在表格上,掌握了翔实的第一手资料,让村里盖上公章。正所谓“有图有真相”,林军做这件事时,和办案一样扎实。

林军的助学计划是:结对子,资助每个孩子400元,就可以帮助他(她)完成小学学业。他为这场行动取名“阳光助学”,因为“阳光不仅象征着希望,而且温暖着每一寸土地”。
 


林军发起的“阳光助学”行动帮助了250多名失学儿童

  
      正好,省公安厅召开全省共青团会议,林军作为龙岩市公安局代表参加。他在会上汇报了这件事,上交了表格等材料,引起了与会者的重视。林军那句“400元可以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打动了很多人的心。接着,省公安厅发动倡议,省厅领导都带头“结对子”。民航、铁路的公安处也参与进来。第一批受助孩子很快被“抢光”了。然后有了第二批……最后,受助孩子达到了250多名,而且不限于濯田镇,扩展到附近乡镇。很多“结对子”的人成了亲戚,到现在还有来往。

之后,省公安厅还从受助孩子中挑选了10名最优秀的孩子,让他们到省里参加夏令营活动,和省厅干警的子女“手拉手”。“孩子们都激动得流泪了;他们从小到大,连村都没出过呢。”全程陪同他们的林军说,这样的活动将会极大地改变他们的人生。

当时的长汀县领导在省公安厅接受捐款大会上激动地说:“阳光助学”沐恩泽,丹心育人暖众心。你们救助的不仅仅是这250多个失学儿童,更体现了人民警察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对老区人民的深情厚谊。

林军同样很激动,他说:“阳光助学”产生的意义,已远远地超出了我的初衷,也远远超出了所救助的250多名失学儿童的范畴。它在人民警察与老区人民心中架起了一座座情感桥梁;它将伴随着孩子们,成为他们成长的精神支柱。

  生死考验,冷静理智

作为警察,尤其是刑警、缉毒警,林军在工作中随时都面临死亡的威胁。但是,他不曾想到,死亡会以另一种意想不到的形式,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2011年10月,身体一向健朗的林军,体检时发现右肾恶性肿瘤。他百感交集,在QQ空间写下一段话,大意是:1992年,我身负重伤活了下来,上天给了我20年的时间;希望这一次,上天再给我一次20年……

然而和1992年相比,2011年的林军有很大的不同。“1992年我是单身汉,而2011年我有了家庭、孩子,我要对他们负责任!”

对妻子、孩子,林军满怀愧疚。当刑警那些年,他每年出差在外奔波100-200天;每四天值一个通宵班。2000年10月30日,儿子出生当天,他还在杀人现场勘查、走访、忙碌。提到儿子,林军的愧疚感更深了。

他说,工作中经常接触暴力、血腥场面,以前的心理疏导又比较不到位,长期积累会变成负面情绪。在外面不能发泄,有时就会突然对儿子“翻脸”。“孩子小时候看我的眼神就有些恐惧,我想我给他留下心理阴影了。”

幸好,今年已经读大二的孩子很阳光,他经常对别人说:“我最佩服我爸,最爱我妈。”

百感交集中,林军很快冷静下来。他阅读了大量和病情相关的文章,然后理智地做出一系列有条不紊的安排。先是工作交接,手头案件线索整理、移交;接着召开家庭会议,告知双方父母、兄弟姐妹自己的病情及准备采纳的治疗方案;然后给五个分布全国各地最好的同学打电话,告诉他们:谁能最快定下医院和床位,他就去谁那里治疗。

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林军就定下了到上海治疗的方案,并住进医院。他和妻子、弟弟到了医院,嘻嘻哈哈地整理病床。旁人很疑惑地问:你们的病人呢?怎么还没来?林军高高举起手,中气十足地喊道:“我!我就是病人!”旁人更惊讶了:哪里像!待到换完病服,安安静静地躺到床上,林军笑着说:这下像了吧?

手术很成功,林军拒绝后续的化疗治疗。他说:我相信只有免疫力才能最终战胜病魔!过度治疗只能破坏免疫力。

他在休息半年后,恢复跑步,慢慢增加强度。“每个星期跑5公里,我到现在已经跑了一个‘万里长城’了!”

鉴于林军的身体状况,2012年7月,局党委照顾性安排林军调任龙岩市公安局连顺派出所教导员。2016年7月因为所长调回局机关,他主动承担起全所领导工作,开拓性地创新了高校派出所业务管理工作。2017-2018年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记嘉奖两次。
 

  
  乐观的他,每天都嘻嘻哈哈的,以至于面对他的伤残证书,很多人都严重质疑:谁是残疾?你是?

但实际上,1992年那次受伤,2011年这次患病,都留给他很大的后遗症。左臂肌无力,知觉丧失,而且成了“气象台”,天气变化时会酸痛。尿酸高,痛风容易发作。“前段时间‘贪嘴’,吃了猪肝粉肠汤,还有五彩鱼粉,结果脚痛,肿了起来,半个月下不了床。” 说起这事,林军有点不好意思。

别人眼里属“乐天派”的林军,独自一人时也会胡思乱想。“会担心呀,不知道病情会不会反复啊,明天会怎么样啊。” 林军刚流露出一点忧郁的口气,立即又振奋起来:“后来,我也想通了,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还是好好把握今天吧。我现在就是把每一天都当成生命的最后一天来过,带着微笑、阳光入睡,带着微笑、阳光醒来,把所有不良情绪全部消化掉,把快乐传递给身边每一个人!”

这就是人民警察林军,永远把别人装在心里的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