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之窗 > 校友风采

(优秀校友风采系列之四十五)芳华幸勿谢 嘉树欲相依——记“香世界”美好伉俪江崇基、林君如

发布时间:2020-09-21 11:39:15 浏览次数:

校友名片

江崇基,福建福州人。1975年出生,1992年就读原福建化工学校工业分析与检验专业。现为厦门香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厦门牡丹香化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主要从事天然植物香料植物品种和产品的开发研究、加工生产、贸易销售工作,是我国香精香料行业知名从业人员,近年来在都市农业创业方面的成果也非常显著。荣获2009年福建省科学技术二等奖,被福建省审定为优良品种“芳樟187#”主要培育人。
 

   

  
      林君如,福建南安人。1978年出生,1992年就读原福建化工学校工业分析与检验专业。20多来年专注芳香事业,是国内知名的专业调香师和芳疗师,在现代调香与芳香疗法方面具有非常深厚的造诣。现为厦门芳苓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厦门芳苓国际芳香学苑创始人兼执行校长,厦门香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厦门牡丹香化实业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全国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SAC/TC311) 委员,国家调香师认证课专业讲师、国家芳香设计师认证课专业讲师,IFA国际芳香疗法治疗师,法系国际芳香疗法兼母婴芳香护理师 。

  
  母校情怀

江崇基、林君如:学校的四年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母校让我们收获了师生情、同学情,让我们在人生最飘摇的阶段里,学会了坚强和自信,让我们在混沌不清的岁月里懂得了分辨是非,培养了乐于助人、好施乐享的品格。走出母校的大门,我们是自豪的!

从没想过自己一生热爱的事业,最后还可以回馈母校,并且成为母校对外合作的一个亮点。我们企业和学校以校企合作的方式,建立了调香用香工作室,合作非常愉快。我们所传播的“香文化”和“香应用”方式,得到了厦门市教育局和学校领导的高度认可,获得了家长和学生们的一致好评。

是母校培养了我们,也是母校感召着我们一路前行。创业的路上很艰辛,母校永远是我们的指路明灯,也是我们专业精进的动力之源。母校的恩情无以回报,只愿为您带去一抹清香,为学弟学妹们带去一路芬芳!感恩母校,愿您毓馨流芳,再育英才,香满人间。

 


求学旧照(右五为林君如)


求学旧照(右一为江崇基)(编辑:旧照很珍贵;不过攀树枝,学弟学妹就别学了啊。)
 

  
文/黑仔 图/江崇基夫妇提供

穆罕默德有一句名言:“我认为世界上最宝贵的是——女人、孩子和调香师。”

中国调香大师林翔云教授在其著作《香味世界》中说,嗅商与人一生是否过得幸福而有意义息息相关,嗅商高的人嗅觉灵敏,兴趣广泛,对世间万物充满着好奇,更加热爱生活,热爱周围的一切,幸福感也较他人更高,是“快乐的人”。

现在,让我们一起走近一对在“香味世界”里比翼双飞的伉俪——厦门香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崇基、国内知名专业调香师和国际芳疗师林君如夫妇;让我们一起徜徉在香气的海洋中,听听他们的创业故事和爱情故事吧!

  他们的爱情,是“班长+文艺委员”的组合

1992年9月入校时,江崇基17岁,算是班上的“老大哥”;而林君如还不满14岁,是班上年龄最小的“林妹妹”。在学校的最后两年,江崇基和林君如一个当班长,一个当文艺委员,在共同的学习和排练工作中,江崇基产生了朦朦胧胧的情感。

当然,总体来说,两人的交往也还是局限在朦胧状态,因为学校校风严谨,常有校领导或班主任在校园里四处巡查,一旦发现哪对男生女生举止亲密,立即吹响尖利的口哨:“那谁谁,赶紧分开!”晚上甚至有老师打着手电筒四处照射,“棒打鸳鸯”。

1996年毕业时,身为福州闽侯人的江崇基仅仅在厦门翔鹭工作了20多天,就被父母召回福州,进了闽东电机集团工作。而林君如毕业后自自然然进入了自家的家族企业——厦门牡丹香化公司。两人相隔两地,似乎人生的交集已经告一段落。

然而,缘分真是奇妙的“东西”。1997年的一天,林君如到福州出差,拨打了江崇基的BP机,找“老班长”叙旧。江崇基热情地带着林君如回自己的老家玩了一趟,两人在闽侯白沙风景怡人的沙滩上留下了长长并排而行的足迹……这些美好片段,永远地印在了两人的脑海里。
 


年轻时的江崇基夫妇

  
   因为父母的意志,江崇基回福州发展;因为爱情,江崇基又不得不违背父母的意志,离开福州来厦门发展,与心上人相聚。1998年4月,他终于“登陆”厦门,进了永红电子公司。“那时,她还经常骑着自行车到永红电子来看我……”江崇基忆起往事,嘴角不自觉地浮现出笑容。

2000年5月1日,江崇基与林君如订婚。2000年6月,江崇基进入厦门牡丹香化公司,与林君如并肩作战,比翼双飞。

  明明可以“拼爹”享岁月静好,她却选择了拼搏而负重前行

厦门牡丹香化公司是一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开创者正是林君如的父亲,被誉为中国“神鼻”的调香大师林翔云。林翔云是我国香精香料业界的泰山北斗,是黄钟大吕一般的存在,绝对权威,是国内芦荟、芳樟产业的发起者与带头人,也是行业的开拓者。可以说,是他老人家一手打造起了一片“香香王国”。

作为“香香王国”的“香香公主”,林君如无疑是可以“拼爹躺赢”而坐享岁月静好的。但她,却选择了负重前行。

和同班的多数工业分析专业的毕业生一样,林君如毕业后开始做的也是检验员的工作。尽管她进入的是自家的家族企业,尽管老板是自己的父亲,但“企业从来不养闲人,不管你是谁,对公司没有用处不产生利益的人,请闪开!自己人更要以身作则” !这是严格的家训。

在公司里,调香是最核心的技术。而学习化工分析专业的林君如,也成为了唯一“内定”接手公司核心技术的人选。调香是一门技术和艺术相结合的学科,光有化学理论知识是不够的。首先,学习调香的最基本要素,是掌握起码几百种香料气味,边学习边工作是最好的职业成长方式。林君如担任公司一线的原料检验员,对每一批采购的香料进行香气检验和理化指标的检测。为了提高原料品质和调香品质,她向公司提议并成立品质管理部门,起草相关产品的企业标准,制定各种规章制度,还从上海引进了当时最专业的气相色谱仪。

林君如一心求学,希望可以积累更多的调香经验和加香方式。技术的领域里,她精益求精,先后通过了ISO国际质量管理认证,并协同父亲完成了多本著作,申报发明专利十几项。她个人也从技术员职称到工程师,并最终成为全国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
 


林君如在芳苓国际芳香学苑授课

  
      十几来年,林君如只专注于与香有关的领域。作为公司技术总监,她用自己的专业给数家大型日化企业(如立白、恒安、金鹿、隆力奇、榄菊等)带去更多的芳香技术信息,并为企业量身定制了数款香精。

本着企业做强做大的目标,公司不断在天然香料种植方面投入,并在十年前终于突破植物克隆难关,将具有中国特色的芳樟扩种传播,目前已在江南各地种植有几万亩,产量可观。自此,牡丹公司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天然精油的种植与应用。因为天然精油的介入,林君如也受益匪浅,通过不断研究香气与人体之间的关系,打开了“芳香疗法”的另一个事业生涯。

由于对天然精油由衷的热爱,林君如找到了一种与生活最接地气的表达方式,找到了把自己所学回馈于身边朋友和家人的一种途径——芳香疗法。她不再局限于只服务企业,而尝试以最简单的方式,分享和传播关于芳香的用途。

“不借芳华只自香。”林君如是如此地挚爱自己的专业,以致于为了学习更专业的芳香疗法,花了五年多的时间,到不同的国际芳疗派系里学习取经,最后师从英国IFA国际芳疗认证机构,把专业的芳疗知识引回公司。

IFA英国芳疗国际认证,含金量之高、难度之大,令许多芳疗爱好者望而却步。数以千计的植物品种,全是用拉丁文标识的,要记住它们谈何容易!而且,需要上百个实操案例的积累,还要写专业的论文,阐述商业计划。最让林君如晕菜的是,还有一个人体解剖学的科目……
 


林君如参加IFA英国芳疗国际认证考试

  
        最终,林君如一路过关斩将,妥妥以学霸姿态顺利拿下证书,甚至按摩项目和个案论文还是当年班级状元!

“你能成为顶尖的芳疗师,‘军功章’有我的一半,因为我一直在充当‘小白鼠’!”江崇基适时跳出来往自己脸上贴金。林君如笑嗔道:“你那是舒服地享受好嘛,没按几下就呼呼地睡得像猪一样,得了便宜还卖乖!”

为了研发天然的精油护肤产品,她把家里的房间整成了实验室,白天上班,晚上在家加班实验。她与很多亲密朋友和客户深聊,用精心调配的精油为无数朋友缓解或疗愈了身体的不适。

  明明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他却选择了“面朝黄土背朝天”

作为“香香王国”的“驸马爷”,江崇基无疑是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的,但他,却选择了“面朝黄土背朝天”。

江崇基选择从最基础也是最艰苦的工作做起,由此走上芳樟苗木培育之路。这条路注定了他常常需要“披荆斩棘”。

选育优苗,必须在三个不同地区试种10亩以上,做适应性观察,再采收叶子,提取、蒸馏、分析……“300朵玫瑰才能提取一滴精油”,这是一项漫长的需要付出极大艰辛的工作。

本世纪初,许多山区交通条件十分不便,他得带领工人徒步爬山,实地探测。2002年4月,公司在海沧天竺山建起了第一块种植示范基地。他又马不停蹄地转战长泰马洋溪山重村,筹建第二块基地。山重村素有“千年古村落,山水花中游”之美称,但2003年时,那里还全是土路,村里连一台空调都没有。
 


江崇基常年在野外工作
 

因为长期要开车走山路、土路,江崇基第一辆皮卡车仅仅开了四五年就“解体”了。当然,他的驾驶技术因此也练得非常好,尤其是开越野车。

江崇基曾经在短短一天半的时间里,驾车辗转颠簸三个省,分别到广东河源、江西赣州和福建龙岩察看基地。

甚至是女儿班级小学毕业旅行到广西桂林时,江崇基“中途溜号”,抛下老婆孩子赶到几百公里之外的湖南永州,考察当地野生香料资源,当天晚上又赶回桂林与家人会合。

江崇基常常跟外地农民工一起蹲在山上临时搭起的草棚里吃大锅饭。他印象最深的是贵州的施工队,工人们有时就只有油炒辣椒拌饭对付一餐,江崇基也跟他们一样,就着油炒辣椒大口吃饭。

“从我手上出去的苗木,已经有将近1000万株了吧?最高峰时,一年有300万株。”提起苗木,江崇基如数家珍。

每到一地,哪怕是外出旅游,江崇基也时时不忘自己的专业,一看到有特点的植物就会凑过去闻,细细观察,还会摘下一片树叶、一片花瓣来细细品鉴。因此,有朋友戏称他为“拈花惹草的男人”。

而林君如则根据“崇基”的谐音称他为“虫子”:“一只胖胖的,成天在树叶里爬来爬去的虫子。”
 


很多植物都是江崇基的“宝贝”

  
   经过江崇基20年如一日脚踏实地的努力,公司如今已在福建、海南、广东、广西、江西等五六个省市自建或合作建设起了芳樟原料林种植基地。

江崇基不仅长期致力于苗木培育的工厂化育苗研发和芳樟种植示范基地建设、芳樟精油产品加工体系建设,还参与了《樟树种子资源收集保存与选择利用研究》科研项目,这一成果荣获2009年福建省科学技术二等奖。他还被福建省审定为优良品种“芳樟187#”的主要培育人。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其实,我们的创业也一直在试错,一直在修正。”江崇基、林君如伉俪坦承,他们也走过不少弯路。他们曾与人合伙在鼓浪屿开了一家香草小铺,但短短两三年就自然结束了。他们很快意识到,只精通技术却不懂经营,是远远不够的;而且,没有亲历亲为的创业也是远远不够的。

2012年,电子商务当红,他们与做电子商务出身的朋友合伙成立一家公司,注册了一个精油品牌,在天猫、京东同步上线,做精油售卖。他们很快就发现,那也是一个“烧钱”的选择,“烧”了几十多万元却没有什么明显效益。因为在精油的使用方式上,有太多的消费者是“无知”的,甚至有人把纯精油买回家直接涂抹在脸上!!!更多的人因为不懂得使用,把精油束之高阁。纯粹线上电子商务无法把产品解读得那么到位,产品再好用户却接收不到信息。必须要有个线下层层教育、培训的推广模式。

“失败也不是坏事,失败其实就是学习的过程。所有的经历,都是人生中无形的修炼,都是成长的阶梯。”尽管又一次的创业失败,夫妻俩没有互相埋怨,而是及时总结经验教训,重新梳理寻找前进的方向。正是因为互相包容、互相扶持、互相成就,夫妻俩的事业才不断打开新的天地。

林君如如此急切地希望把这些好的经验分享出去,让更多的人受益。在她的穿针引线下,厦门芳苓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了。这是一家为了做专业家庭芳疗产品而定制的公司。紧接着,为了更好更快速地推广芳香疗法,她又成立了厦门芳苓国际芳香学苑,这是一家专业分享调香和芳香疗法的培训机构。

“贴近天然、贴近生活。如果说之前我更多的是做技术研发,而现在更多的是从事技术输出。”林君如透露,现在自己基本上一天十几个小时都在工作,上班下班已经没有了明显界限。

经过厦门芳苓培训的国家级认证调香师和芳香设计师,国内已有200多名。她们中,大多数已经开办了自己的工作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成为了林君如的竞争对手。但夫妻俩都乐见其成,并且还提供最大可能的帮助。“这也是迫使我们自己精益求精,才能一直处在最前沿。在香味世界里,很多人只是‘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我们所做的努力,就是一定要让自己‘知其所以然’,也尽量让更多的人‘知其所以然’。”林君如这样总结自己在香味世界里孜孜不倦、上下求索的意义。

从工作性质来说,江崇基与林君如是上下游的关系:江崇基处在首端,直接与种植农户打交道;林君如处在尾端,直接与用户接触。他们可以说是共同承包了一条产业链。
 

  
      林君如笑着说:“我是他的客户,我向他提要求,他必须要以我们客户的需求为准。他只是我供应商中的一个,我可以选择……”想不到这话被江崇基打断,他自信地说:“但有些品种你也没得选择!”林君如坦率承认:“也是,确实,很多产品也只能选你的……”

“芳华幸勿谢,嘉树欲相依”,希望花朵不要凋谢,愿与嘉树长久相依。这句诗,也许正是江崇基与林君如夫妻的完美写照吧。

舒婷在《致橡树》里写道:“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这,可能也是这对植物界、芳香界传奇伉俪的真实写照吧。

资料:精油

精油是全球共享资源,每种精油都有自己的特色功效,而芳樟树更是全身都是宝。芳樟精油本身就有身心平衡、安抚情绪、提高免疫力、杀菌抑菌、驱虫杀虫等功效,而且关键是安全温和,在专业芳疗中常用于婴幼孕产妇感冒消炎的辅助治疗。林君如当然更是不遗余力地以芳樟为主线,开发各种芳疗产品,可以让人们睡眠好、皮肤状态好、情绪愉悦,甚至还可治疗宝宝发烧、淤血、烫伤,治疗青少年青春痘,治疗老人发晕、肠胃不适、消化不良、便秘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