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厦门日报-厦门这所中职实力数一数二

发布时间:2019-01-10 16:44:19 浏览次数:

集美工业学校连续两年参加“国赛” 从1.2万所中职学校中脱颖而出 

奖牌数分别名列全国第一和第二

厦门这所中职 实力数一数二

  

学生们在校内工作室操作数控机器人。

  

▲竞赛小组的学生们专心致志进行日常训练。

  

计算机检测维修与恢复竞赛小组的学生在校内活动室进行日常训练。

  

▲学生们在校内进行小视频拍摄课程。

  它有“双师型”老师

  既是讲师也是工程师

  它有“能文能武”学生

  既会学习又有一技之长

  去年年底,集美工业学校拿到2018年成绩单:国赛获得奖牌总数,名列全国第二!

  不过,集美工业学校说不上特别高兴,一个原因是,2017年,学校获得的奖牌数是全国第一!

  尽管如此,一所中职学校连续两年获得的国赛的奖牌数,在全国数一数二,相当不容易了。

  集美工业学校是由原集美轻工学校和原福建化工学校组建而成,2016年开始实质性合并,被认为是最成功的合并——两所学校的结合,完成了“化学”的融合,而不只是“物理”的组合。

  本组文/本报记者 佘  峥

  通讯员 黄晓峰

  本组图/本报记者 林铭鸿

  学生这么练

  12年来“福建首金”的背后:

  用握手检查作业 看学生手心是否结茧

  “国赛”的全称是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可以这样理解中职国赛的重要性:对于普高学生来说,每年高考是最大的事,对于中职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

  这里还有一个背景,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是由教育部主办,被认为是职业教育中最权威、含金量最高的比赛。每年,教育部会统计出一份榜单,即把全国1.2万所中职学校在这一比赛中获得的一二三等奖奖牌总数统计,并公布。

  2017年,集美工业学校获得全国第一。2018年,全国第二。

  去年的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上,集美工业学校老师刘炎火带领学生林旭东、涂彬春在国赛的“网络搭建与应用”项目中获得全国一等奖,是这个项目开赛12年后,福建省获得的首金。

  12年来,福建省中职代表队都无法在这个项目斩获一等奖,某种意义上说明项目的艰难。刘炎火说,这项比赛的确不易,要求多,要掌握的知识也多——要读懂实际的项目文档,还要完成线缆制作、合理配置路由器、交换机、无线控制器、无线AP和防火墙等网络设备,实现设备的正常运行;再安装配置服务器操作系统,调试服务器、数据库和存储,并根据网络业务需求配置各种策略,达到网络互联互通,网络服务适应业务需求。用大白话说,脑力和体力都要行。

  这不是刘炎火在国赛中获得第一个一等奖,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其他项目获得三个一等奖,所以,一年前,他决定带领学生发起对“网络搭建与应用”进攻时,其实是有压力的,搞不好还会砸坏“三连冠”的招牌。

  集美工业学校之所以能夺得福建省十二年的首金,参赛学生手心的老茧是答案。刘炎火举例说,比赛要接网线,就是接网线水晶头,用钳子把网线外皮剥掉,露出铜线,将它们接在水晶头里,这是最基本的操作。不过,网线水晶头的分数也不高。但是,刘炎火认为,比赛是一个环节一个环节构成,如果某个环节速度慢了,就可能影响比赛。

  有一阵子,他专门训练学生接水晶头,在规定时间,要接50根线100个水晶头,为此买了五六把钳子,价格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不同钳子锋利度不同,如果太过锋利,力度掌握不好,里头的铜芯一下子就会被剪断。

  刘炎火检查作业的方式也很奇怪,他要和学生握手,看看他的手心是否有结茧。他说,高标准的训练,不可能不长茧,所有的胜利都是破茧后的成长。

  老师这么学

  “双黄蛋”冠军的背后:

  教机器人技术应用 连做梦都在摆弄机器人

  学生摘金夺银,老师也很强。去年年末,集美工业学校一教师团队在全国职业院校教师教学能力大赛中,再获全国第一,即全国一等奖的第一名!

  这也是本次比赛厦门中职学校获得的唯一一等奖,是集美工业学校老师近三年来在这一职业院校教师“国考”中获得的第六个一等奖,以及第三个一等奖的第一名。

  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教师教学能力比赛,被认为是职业院校老师教学能力最权威的“国考”——是教育部举办的唯一全国性教师教学能力比赛。

  在今年以前,该项比赛叫作“全国职业院校信息化教学大赛”。这并不是简单的名称的改变,它实现“转型提升”,更着重于对教师的教学能力、专业能力和信息素养的全面考核。

  集美工业学校老师徐金鹏是个闷葫芦,陶顺生说,你布置任务时跟他说了半天的话,他只吐出三个字:尽量做。

  但是,这不影响他一鸣惊人:2017年,他带的学生在全国职业院校学生技能大赛的机器人技术应用中,获得一等奖,他自己在老师的国考中也获得一等奖,有人称之为“双黄蛋”冠军。

  徐金鹏其实是门外汉,他在学校学的是机械制造与自动化专业,“机器人技术应用”是集美工业学校2015年才设的专业,2016年首次列入全国技能大赛。徐金鹏服从大局“改行”,自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半路出家的徐金鹏只好“恶补”,整天愁眉苦脸——他经常要皱着眉头苦苦思索,连妻子跟他说话他都心不在焉。陶顺生说,徐老师的爱人有时会抱怨说:“怎么感觉我嫁的是机器人?”

  全国技能大赛是6月份举行的,但他们的训练从2月份就开始了。作息时间基本上是这样的:早上7点半开始,晚上9点半结束。有时连周末也不休息。准备教师国考也大致如此。徐金鹏说,那一段时间,脑子里塞得满满的全是训练、比赛的东西,有时连做梦都在摆弄机器人。

  31岁的徐金鹏为此付出的代价,除了每天晚上静静地看着几个月大的女儿熟睡的甜样,心里默默地说着“对不起”,还有日渐发福的大叔模样——他原本热爱运动,训练室旁边就是羽毛球场,但是,徐金鹏去不了,“没时间啊。你想,打场球要时间,打完会出汗吧?要不要洗澡、要不要换衣服?还有洗衣服呢。这又得花多少时间哪。还是算了吧。”

  陶顺生说,集美工业学校就是因为有一批像徐金鹏这样的“拼命三郎”,所以,我们才能战无不胜。

  职业教育的初心

  是给学生一技之长

  应该说,集美工业学校去年收获的奖牌的背后,是这所中职学校回归职业教育初心的表现。

  职业教育的初心是要教给学生一技之能,他今后可以用这个技能去谋生,换句话说,中职学校要把技能摆放在首位。不过,一直以来,一些中职一味追求升学率,把中职办成“四不像”——学生一进校,就进入高职班,三年就为了一件事:备考。

  从这个角度看,集美工业学校连续两年奖牌数的意义并不是在奖牌,而在于它彰显“技能最宝贵”的职业教育的初心。学校能把重点放在教授实际技能上、而不是像普通高中或大学讲授理论知识。

  这所学校的一位学生说:“上课简直就像去工厂工作。”

  与此同时,奖牌的背后也显示了学校的师资力量。应该说,这类比赛和普高的高考还不太一样,“火车跑得快不快,全靠车头带”,老师的引导非常重要。而且,这类引导不是纸上谈兵,集美工业学校校长陶顺生说,老师让学生动手做,老师自己也得会做。

  他认为,奖牌数正是学校长期坚持把老师培养成“双师型”教师所取得的成果。

  这其实也是职业教育面临的挑战之一:很多老师从来没有在他们想让学生从业的相关行业工作过。

  曾经有报道说,一个电脑技校的调查发现,仅有10%的老师在电脑行业工作过。而且,关于技校的课程与教育方法常常与工作的实际需求脱节这一点,有太多的批评之声。

  为了改变职教的这个软肋,在集美工业学校,每到暑假,老师要轮流被“赶”到企业去,培养既是讲师,还是工程师的老师。

  陶顺生说,“双师型教师队伍,既是职业教育师资队伍建设的基本特色,又是提升职业教育发展质量的关键之举。”

  他认为,解决目前年复一年的大学生就业难和技术技能型人才缺口的矛盾,就是要努力培养与社会经济环境相匹配的技术技能人才。

       转载自《厦门日报》20180110 A17版:20190110《厦门日报》厦门这所中职实力数一数二.pdf